快捷搜索:

在大西洋南部设立一个鲸自然保护区的提案再次

作者: 国际头条  发布:2020-01-05

  央视网消息: 两年一次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10号至14号在巴西弗洛里亚诺波利斯举行。11号,在大西洋南部设立一个鲸自然保护区的提案再次在大会上被否决。

原标题:日本拟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图片 1

  这一提案由巴西、乌拉圭、阿根廷、加蓬和南非等国提出,旨在为保护鲸类免遭各种威胁提供一个全面的解决方案。当天,该提案因未获得所需要的全部选票的75%而未获通过。

日本政府消息人士20日披露,日本可能最快下周通知国际捕鲸委员会,打算明年退出这一多边机构,以恢复商业捕鲸。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规则,如果希望明年退出,日本需要在1月1日以前正式通知委员会退出决定,以便明年6月30日终止成员资格。

尽管处于极大的批评声中,日本最终在今天正式退出了国际捕鲸委员会,结束了60多年的会员身份,并将于7月1日重启已暂停31年的商业捕鲸活动。

图片 2

国际捕鲸委员会依据1946年12月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的《国际捕鲸公约》设立,秘书处设在英国剑桥市,现有89个成员。委员会主要职责是调查鲸的数量,制定捕捞和保护太平洋鲸群的措施,对捕鲸业施加严格国际监督。鉴于人类滥捕导致部分鲸鱼种群濒临灭绝,国际捕鲸委员会1982年暂时中止商业捕鲸,1986年正式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严格禁止商业捕鲸。

日媒称,这是日本在战后第一次退出重要国际组织。

  据报道,在当天的大会上,反对捕鲸的国家认为,设立自然保护区能让鲸免于受到捕杀、气候变化、海洋污染等的威胁。而支持捕鲸的国家则认为,目前鲸的种群数量可以支持持续性捕杀。

日本1951年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1988年停止商业捕鲸。然而,从1987年起,日方利用公约漏洞,以科学研究为名持续在南极和西北太平洋等海域捕鲸。反捕鲸人士指认日本打着科研幌子,每年在鲸类保护区捕鲸数以百计,用于出售鲸鱼肉等商业目的。

日本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 7月重启商业捕鲸 资料图 新华社/美联

  2016年10月,在斯洛文尼亚波尔托罗日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这一提案也被否决。11号,巴西环境部长表示,会将设立鲸保护区的“斗争”进行到底。

过去30年来,日本一直寻求国际捕鲸委员会放松商业捕鲸禁令,如允许捕捞种群相对庞大的鲸类如小须鲸,受到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阻拦,始终未能如愿。国际捕鲸委员会内部长期就是否恢复商业捕鲸存在争议,冰岛和挪威公开拒绝遵守禁令。

时隔31年,日本将于7月1日恢复商业捕鲸,多艘捕鲸船组成的船队将从日本山口县下关市和北海道钏路市的港口出发,在日本沿海以及专属经济区展开商业捕鲸。

  巴西环境部长杜阿尔特:“我们会继续这场战斗,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是正确的。每年对海洋气候和哺乳动物,特别是鲸的科学研究表明,创造更好的保护环境是必要的。”

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2006年通过一项支持恢复商业捕鲸的议案,但按照规则,推翻1986年禁令需要得到75%以上成员的支持。商业捕鲸禁令迄今有效。

去年9月,日本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年度会议上提议重启商业捕鲸,但遭到大会否决。当时日本曾威胁退出该组织。

  此外,据报道,日本方面10号向国际捕鲸委员会提交了一份提案,提议解除对部分鲸种的商业捕捞禁令,理由是它们的种群数量足以支持恢复商业捕捞。这是日本时隔四年再次提交解禁商业捕鲸提案,而这一提议遭到众多反对捕鲸的国家反对。

2007年,日本曾暗示有意退群,以抗议国际捕鲸委员会维持禁令,但在美国等国劝说下放弃这一打算。日本遭遇的最近一次打击,是今年9月在巴西召开的大会上,日方提议修订国际捕鲸委员会决策规则、以便恢复商业捕鲸,澳大利亚、欧洲联盟和美国带头反对,议案最终遭否决。日本官员随后表示,日方与反捕鲸国家立场分歧明显,不得不重新审视身为国际捕鲸委员会成员的立场。媒体当时解读,日本在威胁退群。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去年九月日本的提议在大会上被否决,说明该组织已经无法包容不同的观点。

  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海洋生物保护负责人拉梅奇:“一次又一次,一个物种接着一个物种濒临灭绝,这些动物不是某个国家的财产,不能用来捕杀和进行交易,它们是全球的财富。在这个鲸面临这么多威胁的时代,所有国家都有责任一起保护它们!”

日本政府人士说,退群后,日方仅考虑在日本附近海域和专属经济区恢复商业捕鲸,不大可能在南极海域从事商业捕鲸。一旦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日本将无法以科研名义在南极海域捕鲸。日方披露退群打算后,绿色和平组织批评这一决定是严重错误。这一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驻日本分部执行总监山姆安斯利说,无法接受这一抵制多边主义的做法,希望日方改变决定。

在长达30年的重启商业捕鲸的游说无效后,日本在去年12月宣布将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消息一出,立刻遭到该组织其他成员如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的激烈批评。

据新华社

国际捕鲸委员会(IWC)于1948年成立,日本于1951年加入。1986年,该组织通过《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缔约国从事商业捕鲸。

在IWC决定暂停商业捕鲸后,作为传统的捕鲸大国,日本于1987年在南极海、1994年在西北太平洋开始以“科学研究”的名义捕杀鲸鱼,被反捕鲸人士和组织批评打着“科研”幌子商业捕鲸。

日本力促恢复商业捕鲸 遭多国齐声反对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2019年9月12日,国际捕鲸委员会(IWC)日前于巴西召开会议,讨论国际捕鲸发展方向。日本建议结束已实施逾30年的商业捕鲸禁令,希望恢复合理数量的商业捕鲸。巴西、澳大利亚、欧盟及新西兰均表明反对。

1986年生效的国际《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日本则以科研为由继续捕猎。国际法庭2014年裁定日本捕鲸并非出于科研目的,日本于2016年修订项目,利用“科学漏洞”恢复捕鲸,每年捕猎数量限制于333条,为以往的1/3。

日本一直将判决形容为“短期措施”,不断要求IWC为商业捕鲸松绑,指科学研究表明,某些品种鲸鱼已回复至健康水平,可容许商业捕猎,提出成立“持续捕鲸委员会”,容许各国进行可持续的商业捕鲸。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希望相关改革能获得支持,令IWC以资源管理组织重新运作,并重启商业捕鲸。

巴西环境部长杜瓦蒂在致开幕辞时,提醒各国代表有责任在保育鲸鱼上提供清晰指引。巴西尝试争取澳大利亚、欧盟、新西兰等反捕鲸国家支持《弗洛里亚诺波利斯宣言》,主张捕鲸是非必要的商业活动,并希望设立鲸鱼保护区,恢复鲸鱼数量至工业时代前的水平。

除反对捕鲸外,巴西亦提到“幽灵渔具”问题。指被弃置海洋的渔具,每年造成约30万条海豚及鲸鱼死亡,巴西于会上提出初步计划,期望展开进一步讨论,落实清理海洋的废弃鱼网和鱼钩等。

即将接任IWC主席的森下丈二表示,环保人士与捕鲸人士之间的纷争,多年来不断撕裂IWC,他希望各国能互相尊重。

日本为何一门心思要捕鲸?

捕鲸,为吃,也不为吃。

人们通常不理解日本人对于捕鲸的热衷程度,可以先看看界面在此前一篇报道里的故事。

在大西洋南部设立一个鲸自然保护区的提案再次在大会上被否决,日本拟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60多岁的佐藤来自下关市,日本西端的下关港因作为捕鲸船的母港而出名。佐藤经常去东京新宿的一条繁华歌舞街,是因为在街角一处不太引人注目的地方,有一家整洁舒适的吃鲸馆子。他每次必点鲸刺身拼盘,鲸肉、鲸心、鲸舌、鲸皮,在他看来,这种不加任何烹饪的新鲜肉块才能品尝出食材的本来味道。

“我小时候并不知道牛肉和猪肉的味道,如果说吃肉指的就是吃鲸肉,如果说吃培根,那指的就是吃鲸培根。”在佐藤看来,鲸作为一种介于牛与鱼类中间的肉类并没什么特殊,烹饪方法也多数和其他肉类无异。

许多网友在微博表示,在日本可以轻易吃到(买到)鲸肉

日本人捕鲸并不只为果腹。

说起日本的捕鲸,其实从江户时代就开始了。在当时的年代,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可用资源有限,于是他们就将目标着眼于广阔的海洋资源,渔业自然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海洋中最大的动物,鲸鱼不单是可以作为食物,它的皮、油脂以及各种器官可以用来做各种东西,甚至是药物和化妆品。这浑身上下都是宝的巨大生物,自然吸引到人类的目光。

其实,不只是日本,许多国家都曾经或正在进行捕鲸活动。众所周知,鲸鱼是哺乳动物,并不能快速大规模繁殖,怀孕需要一年,一胎一般只生一个。因此,人类曾经的大规模捕杀导致许多种鲸鱼遭受灭顶之灾。

198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禁止从事商业捕鲸,但如果是从事科学研究可以。

在时代飞速发展的今天,食物丰富多样,海产品也不再短缺,日本缘何还在打鲸鱼的主意?其实,是钻了《公约》的空子,也就是“从事科学”研究这一项规定。

相关数据统计,自1986年《公约》发布起,全球捕杀的鲸鱼中,近三分之一被日本拿去“做研究”了,数量高达20162只。

研究的理由也很多,比如“研究南极海域生态系统”亦或是“研究鲸鱼种群”。

2009年,一部《海豚湾》的电影面世,把这个全世界最大的捕鲸国和食鲸国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太地町的渔民们乘船把一群海豚逼到海岸死角,逐一杀死的画面。整片海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有影迷在看完电影后描述影片中的场景。

本文由奥门银河官网发布于国际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在大西洋南部设立一个鲸自然保护区的提案再次

关键词: